MENU

WWDC18 Memories

July 11, 2018 • Life

Previously: 关于什么是Apple Worldwide Developers Conference以及我获得WWDC18 Scholarship的过程

Check-in

经过紧张刺激的四环高架大堵车,我的WWDC18之旅从Banner中这架飞机开始了。

12小时的飞机上看了WWDC17几个比较关注的Session (Vision, ML, Design, Metal)视频,下飞机Uber到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并入住。和几个中国的Scholar网友见面,包括我的室友KrayC

第一次到加州,过于好的阳光和舒服的温度。

SJSU和会场很近,第二天早上我们走去Check-in。比通知的时间略早到达,却发现来得早的Scholar六点就来排队了(后来他们发现第一批进去迎面走来的人是Tim Cook)。

走近McEnery Convention Center,在Wallet里待了很久的门票突然弹出提醒。

落地不过十几个小时,抬头看到此刻的会场突然生出不真实的感觉。

 

Scholarship Winner有一个单独Check-in通道。即便如此依然排了很久的队。每一批Scholar从下沉的通道进入大厅的时候,Staff都开始欢呼并依次和我们击掌;排队是旁边是浙大广告学的Race,Swift是他的第一个编程语言,他很欢脱地和排在我们中间的巴西小哥聊了一路。

签到时打印了名牌,袋子里是徽章和Levi’s给的夹克。

之后是Scholarship Orientation,去隔壁Hilton门口等车:

Orientation

前一天晚上听说今年的Orientation可能是在Apple Park,我确实不太能够相信:毕竟自Apple Park开建以来,尽管这个飞碟状的庞然大物承受外界万千瞩目,外界对其的了解也只限于几篇报道中神化的细节,Apple Park Visitor Center的远眺和AR。一直到大巴启动Staff开口,我们才终于确认:这趟大巴,的确是开往七个月前竣工并投入使用的Apple Park。

湾区毫不吝啬的阳光和越来越宽阔空旷的马路,被Staff称为"Typical American"的大货车,一路开到了Cupertino郊区。带着小学生春游式的兴奋,这是我在“硅谷大农村”的初体验。

我们先在园区一角的餐厅吃饭,然后步行去。柠檬挞很好吃,不过因为早上喝了一瓶Soylent,所以吃的不多。我们被告知在进园区后进建筑前的路上不能拍照。

正是沿着这条看起来很普通的山路,我们走上Apple Park内“最高”的一座小山上的Steve Jobs Theater。俨然园区的图腾圣殿,后者似乎只在iPhone十周年的发布会上和受邀媒体见过一次面,Staff们甚至说在此之前他们也从没进过Theater。

剧院的内部是空荡荡的,360°玻璃幕墙和巨大的悬浮屋顶。目之所及尽是加州特色的阳光、蓝天和大树,以及同样仿佛来自未来的"The Perfect Circle"(主体建筑)。

沿着两边楼梯下行,到另一个空空的大厅。

白色的世界和仅有的Logo。

到了真正的剧院内部,开始之前的音乐很燃。

主持人小哥,非常年轻的Senior Engineering Manager,在剑桥学的是哲学orz。虽然每个串词只有几句话,但他每次出现都换一身花衬衫,完全抢走了VP们的风头。

一共8-9个Session,主要由除了第二天要Keynote上场的以外的各VP来讲,比如上面的大婶是Lisa Jackson。主要内容包括Design, Accessibility, Social Responsibility, Privacy以及How to enjoy WWDC等等,总体而言都很有意思,不过也有比较无聊的Speaker。

Scholar大合照。看到Tim Cook从我站的方向偷偷溜进人群,然而我没有及时移动,所以集体合照结束后他在簇拥下走向出口时我失去了一个合影的机会

之后大概有两小时的安排是Connection。差不多一百个Apple的Engineer穿着黑T恤分散在白色大厅里,我们走上去随便聊天。一开始我太拘谨,聊了一个Designer和主持人衬衫小哥,都比较尴尬。之后再看到这个主持小哥时,旁边已经围了一圈人。

之后找了一个Gilfoyle-like的大胡子,在Core OS和Image Team,聊了一下他们做图像底层优化的主要任务和挑战。再之后是Swift Playgrounds Team的老大Matt,可能每个Scholar在准备作品时都在视频看到过他,上去打了招呼。Swift Playgrounds Team基本上是从Xcode分出来的,但绝对不是Xcode Playground的简单移植,体验非常优雅。我问了关于交互的问题,之后又好奇是不是他们Team负责Judge我们的Scholarship submission,得到了一个很Apple的插科打诨式的“无可奉告”

之后看到一个戴着CELTICS鸭舌帽的工程师,作为湖人球迷的我就主动上去搭讪。很自然地我们从两队的恩怨说起,说到这赛季的湖人三少,绿军惊人的季后赛表现,欧文的伤病……然后我说到去年11月去TD Garden看了黄绿大战,小哥表示他在Boston上的大学,"But not any top universities",他很快补充说是Northwestern,我一边说"Northwestern is super cool"一边想这真是有点谦虚。很快了解到他2010年就加入Apple了,参与了Spring Board,Game Center,以及更近的Apple Pay。我从包里拿出跑着iOS5的初代iPad给他看当时的Spring Board,小哥很感慨地说"Many Apple engineers would be in tears if you show them this"。之后我问了他三个Team的活哪个最难,他说是Spring Board,因为很大程度上是在设计操作系统;接着又问Apple Pay这样一个功能包括芯片到电路、算法、安全、软件这么多Team是怎么合作的等等。聊了将近半小时后我说Thats's all of my questions,他说希望湖人能早点回归争冠行列,我们就又聊了一会休赛期,泡椒和勒布朗,最后他说it was a pleasure talking to you,我们才发现大多数人已经聊完走了。

离开Apple Park的时候刷名牌拿到了今年的奖品,不再是Apple TV而是AirPods,一个我之前觉得自己不会购买但现在觉得要是这副被我丢了一定还会再买一副的“真香”式产品

Apple Park的神奇之处正在于,身处其中时能感到作为建筑的它是美丽卓伦的,然而一切似乎又很自然,仿佛本该如此。直到离开之后再来到对面的Apple Park Visitor Center,以及之后到Apple旧总部Infinite Loop 1,到Googleplex,才意识到在潜意识的对比下都显得有些平凡得乏味了——尽管事实上他们都绝不是如此。如同未来飞船般的人造建筑却绝无凌人之势,和无处不在的大树连为一体,模糊了室外室内地上地下的界限。而当事后再读到诸如“Steve Jobs Theater的屋顶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碳纤维独立屋顶,它重达 80 吨,由 44 块面板组成”“在迪拜完成组装后运抵加州,以达到没有柱子、完全悬浮的效果”“每个座椅的造价1.4万美元”这样希望用数字概念刺激感官的事实之时,也不感到惊奇错愕。

Keynote

第二天早上是重头戏Keynote,发布产品线(往往包括软件和硬件)的主要更新。信仰力比较足的开发者们为了能有好位置半夜就去排队;而因为Scholars有预留区域,我们可以睡上比较完整的一觉再去会场。

IMG_9385.JPG

会场外的自助水果,加州的水果是真的好吃。

IMG_7452.JPG

进场后的App icon墙代表生态系统的活力,也是对开发者们的尊重和感谢,大家纷纷拍照。

开场视频后Cook上台,开口就是一句"It's all about software this year",给了等待新Macbook Pro和iPad Pro的我们一记闷棍。软件和框架按照iOS-watchOS-macOS的顺序展开。

IMG_8201.JPG

Craig揭晓macOS Mojave

IMG_0625.JPG

Keynote结束后,开发者们在下沉式广场的台阶上吃饭和交流。

IMG_3903.JPG

在Cafe Lounge插上网线,下载升级 (zuo si) iOS 12和macOS 10.14 Developer Beta。

下午是Platforms State of the Union和Apple Design Awards。Platforms State of the Union更进一步地讲了一些Xcode和各框架的进展,包括CoreML和MXNet、Tensorflow、Caffe等框架的合作。ADA换场的时候走了很多人,遂成功坐到了第一排。

总体来说今年Keynote比较平淡,AR、ML几个框架都有一些扎实的发展;尽管去年上了HomePod,我比较关注的HomeKit似乎没有什么戏份,倒是See you in 2019的iOS、macOS通过UIKit层实现的一定程度上的融合十分令人期待;最后,也许是因为没有出新硬件的原因,Apple股价史无前例的在WWDC当天涨了(毕竟现在Apple更新任何产品线都是一片看衰,之后再“真香“)。。。

Session

Session填满了WWDC的大多数时间,差不多算是各个Team对开发者的工作汇报,主要介绍一下框架的迭代优化细节,新的Feature和API,未来的发展方向等等,不过也有Design等比较玄学的Session。

虽然Session里很多Speaker做Presentation有挺重的Show的色彩,或是各式各样奇怪的口音,但毕竟演讲者和听众都是Coder,在打开IDE开始Code/Debug的瞬间,就有一种微妙的气氛在会场传播开,大家突然一致抬起了头,像是一种统一的默契被认可,正如同Session最统一的掌声一定是Demo成功运行的时候。

很多人的建议都是没必要去很多Session现场,因为视频一定会有存档——事实上,有时候太热门的Session只能有后排的位置,很多人就会选择在Scolarship Lounge看直播,如果无聊就掐掉,还可以并行看几个会场同时进行的Session。最后我基本上去了和Machine Learning、Homekit、Image、Vision相关的所有Session,平均每天3-4场。

机智的我很快发现了Session的奇怪打开方式:一般我都会坐到前排靠边上的位置,旁边坐的基本上就是进行Session的这个Team的人。一个Team二三十个人,3个Speaker,其他人就坐在下面各种起哄,评论台上同事的表现,当然也负责带头鼓掌。一般来说一个Team的Session时几个关系紧密的Team也都会来,比如Create ML,Core ML,Turi Create的人基本上每场ML相关的Session都会出现,在Metal和GPU Team的Session也看到了很多Vision Team的人。坐在他们边上可以静静看着他们互相起哄,而且对Session的问题在结束后直接就可以和对应的Team交流,也能在Lab前混个脸熟,便于Lab的时候过去接着聊天。

印象比较深的是Turi Create的一个小哥Zach,当时他没穿Uniform混迹在Create ML的Session。我始终感觉他有点眼熟,于是翻了一下飞机上看的去年的Session,发现果然是去年讲Python Tools的Speaker,关键是他穿的就是去年一模一样的格子衬衫,就上去say hi。他第二天讲了Turi Create的Demo妙语连珠,底下三个Team的同事一边笑一边说他每年都是最闪亮的明星。

Zach:传说中的标准Nerdy Coder装扮

Lab

Lab是公认亲身体验WWDC中最不可替代的部分,和Session并行地填满了WWDC的一周时间。各个Team“摆摊”等着开发者们过去提问,可以询问关于具体框架的问题,也可以只是随便聊聊。其中,最热门的UI Design Lab和App Store Lab需要每天早上拼手速预约,包括一对一地帮开发者设计应用原型、改进UI界面、适配上架要求等等。抱Ziyao同学的大腿,我蹭了一发UI Design Lab,感受了一下UI Designer的思维方式和Workflow。

对于很多大公司的开发者,Lab往往意味着反馈和询问Bug、新Feature的具体实现,包括把库的作者叫来让他亲自调试代码等等XD;对于我来说,(因为没有完整的App),其实更大的价值是和这些Apple Engineer聊天和Connect的过程。

仍然,我主要去了ML和Vision的几个Lab,包括今年新加的Machine Learning Get-together。

Core ML Team基本上人人都是PhD,我碰巧和Team的两个Leader分别聊了比较久的时间(因为他们看起来就很大佬啊。。)一个是来自MIT CSAIL的大胡子,另一个来自Georgia Tech,博士研究的是Kernel Fuction。问了Session提到的几个问题,比如Model Quantization的Demo演示场景选择了Style Transfer,如果应用于Recognition、Tracking等任务精度还能不能保证(阿里iDST在AAAI2018有一篇相关的Paper),Learning on device/on cloud,Finetune pretrained model on device等等;Apple不设独立的Research,不同Team的R&D怎么分工组织;最后还问了关于Graduate School和Career的建议、对几个学校和Lab的看法。印象比较深的是他们都说Apple是Product-driven非常强烈的公司,没有单独的研究院,但Research Scientist和具体的产品团队联系非常紧密,甚至可能就是同一批人,对Paper的研究和Follow绝对比人们想象的要快(毕竟这几个Team都是PhD为主的),最终呈现一般还是以嵌入产品的形式。

说着说着突然打开arXiv说“你应该看看这个”

相比之下,Vision Team就比较乏味,普遍是四五十岁的以色列人/澳洲人,问了一下基本上都是Software Engineer,没有几个做Algorithm的。Photos的Face Recognition精度已经落后整个行业一段时间了,测试了一下今年给出的的Tracking框架感觉也不太好用,我问是不是应该考虑对我的数据做一些预处理,基本上也就是摇头。GPU和Metal的摊位人不太多,好多工程师在旁边闲聊。想去问几个问题,结果体验了一下一个人提问被一圈工程师围住抢着回答的感觉。

Machine Learning Get-together基本就是大家从Lab走到大厅接着聊:我先尝试和Core ML一个印度的Speaker说上话,结果聊了两句感觉根本聊不下去。然后和一个华裔工程师聊了很久,以致差点错过了Apple China请我们吃的晚饭。。对方属于Core OS Team,负责连接ML Algo&Software和OS&GPU Team;说他在香港出生,不过基本是在英国长大,quit了博士出去创业。他们的公司算是比较成功,最后卖给了微软,自己却被Apple挖走了。然后他说自己有点遗憾没有读完博士,甚至考虑再去Stanford读一个PhD

Bash

Bash就是大趴体,在市中心某公园的大草地上

坦白我的Bash经历比较无聊,

  1. 趴体上是一群工程师。对,基本上都是男的。
  2. 没什么好吃的,cheese和salad黑暗异常。虽然小汉堡还不错,但是不满21不能喝酒啊,我又一次收到了手环的歧视。
  3. Bash开始前国内算分小班课就快要开始了,而我还在拼命写这周的作业。。。

今年的请Band是Panic! At the Disco,之前没听过,不过还挺嗨的。

对了,表示足龄可以喝酒的手环有彩蛋,上面写的是:

guard let beer = mine else {return yours}

Others

Scholarship Lounge四个角落各放了一个HomePod,没少被大家用语音调戏。

Company Store出售WWDC的各种周边,Keynote后一天开始营业。怀着早晚能买的心理,我没有在开门那天早上去排两三小时的队;但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太年轻了,之后每天任何时候都要保持1h+的排队时间,所有带Apple Logo的商品平均一天几个样式卖断货,最后到周四因为所有东西都卖光了Company Store提前关门了。。。Anyway我还是买到了想买的T恤和卫衣。

感谢Apple China的工作人员在Westin组织的中国Scholar聚餐,见到了久仰大名的大中华区Boss Isabel Ge Mahe 葛越,资历很老的VP,很powerful又很亲和的女性。我之前一直以为Isabel是ABC,直到发现她说的是非常decent完全不带港台腔的中文,后来才知道她是在东北长大的。两位Boss依次坐到我们三桌人中间聊天,一起度过了非常难忘的几个小时。

最后一天在会场门口和Ziyao的合影。很高兴能在WWDC认识很多小伙伴和国内的开发者们,让一周的相处显得太短。

最后几天Lab和Session的空隙,求生欲驱使我拼命写掉了算分Project和学期论文。周六的上午睡了个懒觉,整好行李打上Uber,就这样结束了WWDC之旅,狼狈地奔向了已经逃离一周的期末季~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